欢迎光临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摘要 > 原创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咨询电话:0516-83713999
微信:yixinglawyer
邮箱:yxlawer@126.com
地址:徐州市解放南路246号文峰大厦北楼14楼(原江苏师范大学)
解读《最高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
发布时间:2018-3-7 9:21:05                  点击次数:309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相继出台了近20部关于执行工作的司法解释,这些司法解释的出台,为完善执行法律体系建设,填补执行规范的空白,指导执行工作的进行,解除执行难的问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由于执行程序中的执行和解,是经当事人自主协商达成的协议,既有利于权利人的权利得以及时实现,又有利于增进当事人之间的理解,因此执行和解成为解决执行争议的有力手段。本月23日最高院又发布《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将于2018年3月1日正式实施,为明确执行和解工作中的诸多争议问题作出了规定。

    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介绍,《执行和解规定》共20个条文,重点解决五个方面问题:

    (一)明确区分执行和解与执行外和解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0条第1款,当事人自行达成和解协议,执行员将协议内容记入笔录,由双方签名或盖章的,成立执行和解。但法律、司法解释对于当事人私下达成的和解协议是否构成执行和解、产生何种法律效果没有明确规定,导致这一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分歧,不同案件的认定结果可能截然相反。为统一各地法院司法尺度,《执行和解规定》明确了执行和解与执行外和解的区分标准,并规定了相应的法律效果。

具体而言,执行和解与执行外和解的区别在于,当事人是否有使和解协议直接对执行程序产生影响的意图。换言之,即便是当事人私下达成的和解协议,只要共同向人民法院提交或者一方提交另一方认可,就构成执行和解,通过书面方式使执行人员知晓后,人民法院可以据此中止执行。反之,如果双方没有将私下达成的和解协议提交给人民法院的意思,那么和解协议仅产生实体法效果,被执行人依据该协议要求中止执行的,需要另行提起执行异议。

    (二)明确不得依据和解协议出具以物抵债裁定

   司法实践中,对于能否依据执行和解协议出具以物抵债裁定,不同法院做法存在差别,有的不予出具裁定,有的不仅出裁定,还协助当事人办理过户手续。为统一法律适用,在充分调研、多方征求意见的基础上,《执行和解规定》最终明确人民法院不得依据和解协议作出以物抵债裁定。这样规定的主要理由是:一方面,执行和解协议本身并不具有强制执行力,如果允许人民法院依据和解协议出具以物抵债裁定,无异于强制执行和解协议,这种做法不仅在实质上限制当事人变更、终止和解协议的权利,更是侵犯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另一方面,以物抵债裁定可以直接导致物权变动,很容易损害被执行人的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如若协议内容违法,则该确认裁定也将相应违法,进而有可能会使法院处于尴尬甚至是被动的局面,实践中此类纠纷已经屡见不鲜,司法解释应当积极予以回应。

    (三)明确申请执行人可以就执行和解协议提起诉讼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0条第2款,达成和解协议后,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的,申请执行人可以要求恢复执行。但对申请执行人能否起诉被执行人,要求其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的义务,法律规定并不明确。从结果看,“债务人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债权人只能申请恢复执行”的做法实际上否定了当事人之间的合意,缺乏对债权人和债务人预期利益的保护。尤其当执行和解协议对债权人更有利时,被执行人可以通过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获益,也与诚实信用原则相悖。为此,《执行和解规定》明确赋予了申请执行人选择权,充分尊重申请人的选择和意愿,即在被执行人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时,申请执行人既可以申请恢复执行,也可以就履行执行和解协议提起诉讼,确定申请人双重救济的权利。

    (四)明确恢复执行的条件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0条第2款,申请执行人受欺诈、胁迫与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或者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恢复执行。但对于申请执行人能否随时反悔、“不履行”的具体内涵、“受欺诈和胁迫”由谁认定等问题,不同法院把握的标准并不一致。

为澄清实践中的误解,《执行和解规定》 明确了恢复执行的条件。首先,契约严守和诚实信用原则应当适用于双方当事人,任何一方都不应无故违反和解协议,如果被执行人正在依照和解协议的约定履行义务,或者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的履行期限尚未届至、履行条件尚未成就,申请执行人就不能要求恢复执行。其次,如果债务人已经履行完毕和解协议确定的义务,即便存在迟延履行或者瑕疵履行的情况,申请执行人也不能要求恢复执行。迟延履行或瑕疵履行给申请执行人造成损害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另行提起诉讼,主张赔偿损失。最后,出于审执分离的考虑,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主张和解无效或可撤销的,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认定,再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五)明确执行和解协议中担保条款的效力

为担保被执行人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常常会要求被执行人提供担保。此类担保条款是否构成民事诉讼法第231条的执行担保,执行法院能否依据该条款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者保证人,实践中争议很大。很多法院往往从执结案件角度考虑,直接裁定追加该第三人为被执行人,强制执行其财产。这种做法,不仅违背了现行法律关于恢复执行原法律文书的规定,也不符合合同相对性的基本原理。

为解决该问题,《执行和解规定》特别规定了执行和解协议中担保条款的效力,即如果担保人向人民法院承诺被执行人不履行和解协议时自愿接受强制执行,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后,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及担保条款的约定,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保证人的财产,不需要申请执行人另行提起诉讼。当然,如果申请执行人选择就履行和解协议提起诉讼,担保条款依然有效,申请执行人可以在诉讼中主张担保人承担责任。

 




上一条:义行所孙雪燕律师原创文章在“中国律师”公众号发表!!
下一条:用人单位发放录取通知后又取消录用劳动者终被判赔偿数万元损失-----劳动合同中的缔约过失责任

苏公网安备 32032202000153号